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原名书记官的羊皮卷轴,又名软鸡,长得和头像差不多

无人驾驶,违章停车,又到了老司机进局子的季节

微博:http://weibo.com/1871130240

谢谢大家,3K粉了!


一觉醒来居然截到了这个值得纪念的数字,谢谢大家!

自从上班之后就没什么产出了,就算有也都是零散的填坑或者冷cp,这样还能艰难地爬到3K粉,说实话还是蛮惶恐的。

昨天微博上看到说,读者愿意关注一个同人作者,绝对是出于对原作人物的兴趣和爱,而不是因为作者本身故事讲得多好。

深以为然。

我也一直在反省,我的所有同人创作其实都是围绕“想要讲出自己对角色的理解”来写的,而且是将人物分析平铺直叙出来,并非是通过情节、对话自然地烘托人物性格。这种手法,其实是相当低级的。

所以我自认从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小说作者,一旦以这种方式去写原创分分钟血崩。从这方面来说,编剧流星大大是比我更加称职一万倍的小说作...

【策周】走在红毯那一天 15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这玩意儿居然写了3W了!终于可以结婚了!

======

周泽楷向来认为吴羽策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

此刻他觉得,如果有狗仔在场,有幸拍下吴羽策先生此刻的表情,估计就能够一拍成名,从此飞黄腾达。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终于勉强恢复平静,沉下嗓音:“周泽楷,你……”

周泽楷只是低下头,露出一个惯常的,微微透着点羞涩的笑容。

从吴羽策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睫毛和挺直的鼻梁,看不清他嘴角的弧度...

【策周】走在红毯那一天 14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再次声明,本文只是为了苏角色,所有剧情都和现实没有联系,请勿较真。

然而本章只有宇宙第一直男幼稚鬼策策……

===

这场雪崩的规模听上去相当吓人,幸好剧组离中心还有点距离,没有被直接波及。周泽楷陆陆续续从别人口中了解到,当时吴羽策眼明手快地从快要倒下的大型器材下救了两个人,场面被描述得天花乱坠,好像他是个真正的超级英雄。

可惜超级英雄遇到这种状况一定能全身而退,吴羽策的运气却差了那么一点点。好在他...

因为不老歌不能存文了,陆陆续续地搬过来,刷屏打扰到大家不好意思。

大多数都是FZ时期的黑历史,闪闪中心主言金,还有一些因为含肉很久以前就删了(包括人生第一次出的本),就让它们在电脑里随风而去吧。

再见,不老歌。

【战B】【亲三】逆光の渊 [旧文搬运-2013.3.26]

有时候还是倾盆大雨更好一点。
如果有一场足够猛烈的暴风骤雨,能够彻底把他的灵魂洗至荒芜,让一切痛苦与迷茫都随着雨水流走,只剩下空壳的躯体就不会感到疼痛了。
可是天不遂人愿。偏偏雨就是不大不小,令人烦躁不堪,但是又避无可避。冰凉的液体从发际滑到眼中,模糊了视线,混合着苦涩味落到盔甲上,再腐蚀进心脏里。
染在手上和刀刃上的血腥味已经淡去,喉间涌上的不适感却怎么也压抑不下。嘶吼的冲动早就被无穷无尽的空洞替代,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走出这个深渊。
他从很早以前就已经迷路了。
秀吉大人死后,复仇成为了他生命的全部意义。没有慈悲没有盟友,天下霸业与他无关,甚至抛弃过去和未来。他眼中再也容不下...

【金五枪】Passer-by [旧文搬运-2013.1.23]

诅咒的手臂直指Lancer的胸口,未曾给他留下一丝一毫的躲闪空间。
——只为了这一击而存在的宝具“妄想心音”。Assassin是名副其实的最强暗杀者。
即便是拥有“流矢加护”和“战斗续行”技能的Lancer,被破坏心脏的话也会瞬间失去生命。
深渊一般的水面下,暗夜的捕食者正在虎视眈眈。等到蓝色枪兵的身体坠落的时候,它们会立刻将其吞噬殆尽。
他无法逃脱,甚至连做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令人窒息的空气中,划过尖锐刺耳的声音。柳洞寺内过于粘稠的空气一下子被搅乱了,爆裂并沸腾起来。
发出惨叫声的是在岸边的Assassin。在手臂触碰到枪兵的胸口之前就被一道一闪而过的光刃斩断,随之而来的是避无可避的光之雨,再高的敏捷...

【言金】余烬 [旧文搬运-2013.1.21]

昨天接近半夜的时候下了今年第一场雪,言峰绮礼起床之后一拉开窗帘就被富有侵略性的白色刺痛了眼睛。看上去很厚的积雪安稳地躺在松树的每一根针叶上,教会前的道路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于是绮礼决定把扫雪作为第一件工作。如果不清理出一条路的话其他的日常工作也会被耽搁吧,他这么想着,经过简单的洗漱之后就出了门。
直到冷空气刺激大脑之后他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原本这个时间点应该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睡得正熟的吉尔伽美什不见了,而且早就冷掉的那一半被窝似乎昭示着他已经消失很久。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一定有又是半夜睡不着偷偷跑出去玩了。言峰绮礼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冬日清晨的山上十分寒冷,就算是绮礼也会忍不住想早点完成扫雪的...

【言金】来吧,甜蜜的镇魂歌 [旧文搬运-2012.10.31]

火烧起来了。脸颊已经能感觉到灼热的温度,天花板上扑簌簌地落下灰尘。
吉尔伽美什没兴趣知道为什么城堡会突然起火,他只是不想最喜欢的外套被弄脏。于是死神一般的黄金Servant瞥了那两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小鬼一眼,轻飘飘地扔下一句“算你们捡回一命”,就从容地从还没着火的阳台离开了城堡。
接下来只要找到应该身在附近的Master,把尚未腐烂的纯白色少女的心脏重新固定就可以了。
好像有些微妙的异样感。
到底是什么呢?
走了那么远,火焰的热度依然没有远离,甚至已经有汗水顺着他的金发滑落下来。吉尔伽美什早就不能灵体化了,他也已经习惯靠双脚去往他的目的地。但是这一回的跋涉好像特别耗费体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爱因兹贝伦森林的...

【言金】错线 [旧文搬运-2012.10.6]

冬木市的街道,今天也是一如往常。上午太阳光还很刺眼,到了下午就变成了阴沉沉的天气,给原本就寒意逼人的冬天又添了几分蚀骨的冷。
路上行人不多,青年紧了紧外衣,快步向前走着。由于长年锻炼的缘故他并不怕冷,但是想必任何人都不会想在这条萧瑟的街道上流连吧。更何况他只是出来办事,多余的行动都是不必要的。
对圣杯战争来说至关重要的步骤——召唤英灵就要在今晚进行了。每分每秒都很宝贵,应该尽快回远坂家帮助老师进行准备工作。
这么想着,他又加快了步伐,习惯性地去握脖子上代表他神职人员身份的十字架。低温让金属饰品有些刺手,于是他打算将他摘下放进口袋里。
啪嗒。
僵硬的手指一下子没能抓紧,十字架落在地上,发出不那么清脆的碰撞...

【言金】恩赐 [旧文搬运-2012.10.2]

言峰绮礼走进那座空荡荡的宫殿时,他以为里面没有任何活物,因为四周静得就像是一座巨大而华丽的坟墓。但是当他穿过三道拱门,走过画着壁画、被火把映照得亮如白昼的厅堂、来到最深处的那个房间之后,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未来的英灵、现在乌鲁克的王者吉尔伽美什坐在比地面略高一级的王座上,保持着用手支头的姿势一动不动,如同一尊毫无生气的雕像。他整个都人好像融进了身下的石座和身后的黑暗里。
没有仆人,医师,没有祭司,殿内也没有过于繁复华丽的装饰和堆积的财宝。这里只有一位沉默的王。
与记忆里那位别无二致的金发红眸、优美白皙的肌肤和躯体,并不是自己期待见到的模样。言峰绮礼这么想着,却在注意到红宝石色瞳孔上蒙着...

© 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 Powered by LOFTER